hey lair

资深腐女,专业逆cp,贱炸党。

脑洞源自《越人歌》

第一次发文,不咋会用
昨天听了一首越人歌,歌词很悲,于是脑补了这个。
文笔不好见谅啊!
灵感源于越人歌
壹:
你是这般矜贵之身,我却如蝼蚁碌其生。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与你有过交集,你是何等金贵的身份,御边大将军之子,惊才风逸,宛如仙落凡尘。  而我却是尘世中一枚早已腐坏的蛆虫,丑陋不堪。我嗜血,我鄙陋,以他人的性命为营生。我自认为世事无所谓好坏,皆不过是为了生存。
  他生,我死,他死,我生,如此而已。
  直至遇见了你,你在高头大马之上,率千军而来,金铠银甲,朗眉星目,何其俊美。一眼而已,夜夜入梦。
   可能是我执念太深,让两个世界的人有了交集。那日我刚索了人命,索的命无非是世家旺族,权利相争,明里笑面相迎,暗里血腥交易。我乔了装,却人掩饰不了一身的血腥味儿和满目的风尘。反过来灭我口的人穷追不舍,我体力不支,在你眼前摔下,你未曾嫌我。
凤眼眯成了一条线,嘴角的弧度像是浅笑着的样子,对我伸出手。抬首间,万道霞光从你身后披下,那汹涌而来的势态,让我以为已置身黄泉。
  不过无所谓,有你,足矣。
贰:
  陋室为家囊萤为作蜡我亦无悔。
  再次见你,你却是落魄之之姿。你乃御边将军之子,世代忠良,万人敬仰,却被奸人佞臣所害,皇帝无德昏庸,宁把忠臣当奸邪,逼你于高墙之上坠落,再入狱受刑,将你贬为庶民,可你早已亲人皆无,浑身是伤,无依无靠。
  于是我帮了你,把你带到我荒山上的小木屋。
  与你相处的时光就像偷来的一样,比起索人性命,更加让我提心吊胆。
  你抚琴作画,我或砚墨或煮饭或索命赚钱。
  我每次浴血而归,你不问,从来不问。
  你教我识字,我却未敢告诉你,我也曾识字,依稀记得儿时家境也富裕。
  你总是在笑,礼貌的,放肆的,莫测的,却从不谈及展笑的缘由。
  你也会沉思,有时秉烛书信,却每每都等我睡下。
  你与我谈天,却从不说起关于你的。
  我也一样。
   你是不屑,而我却是不敢。
叁:
   酒醉梦醒即梦碎,放你去追荣华富贵。
   连绵不绝的梅雨终于歇了,往日雾霭一样的天空也清明了。
  那日天朗气清,万里乌云。
  京城动乱,先皇驾崩,新帝尚年幼,未能掌权,奸臣当道。
  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华服显贵皆来拜访。
  如此我便知道,相聚已无多日。
  而这短暂的相逢即是我今生唯一的诉求。
  你走的那日,一如往昔,细雨连绵,潮湿的空气遮挡了眼角的雾气。
  你说“保重,后会无期。”
  我未言语,只是叹息,咽在喉咙里的话,只剩一句“多谢”。
  谢谢你出现在我暗无天日的短暂生命,我知道你是那欲过火的凤凰,带着耀眼的光和火,我明明是凡人,却妄图染指你的光热。
真是该死。
其实你早已料到结局,却未曾有一句叹息。
我早该知道,我于你,不及一粒尘土。
肆:
生命如烟花短暂如昙花,幸与你共度年华。
报应来了,我的任务是刺杀你。
你生,我死,你死,我生。
我当然是选择了前者,我的命根本不值分文。
剜心之刀刺入胸口时被硬生生转了个圈。 有人要救我,我知道不可能是你,但我希望是你。
可我于你,不及一粒尘埃,遇见了就遇见了,别了就忘了,没什么重量。如过客般,生死喜悲,与你无关,不痛不痒。
是他,是师父,救过我命,又教我夺命,对我有恩情,却又教我忘情。
可是如何,还不是敌不过这个情字,为了我这个学艺不精的徒弟,违背命令,以命换命,可有又如何? 我这般残缺的身体,撑得了多久。
我这一生,虽靠夺人性命为生,但生活所迫,我并不认为有何不妥。我这一生,无亲无故,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唯独欠了一人,师恩如父,来生甘为牛马,定不负恩情。
那是我最后一次入京,你携家佳人信步,还是那个朗眉星目,俊逸翩然的青年,我则粗布烂衣,不堪入目。
我不敢靠你太近,生怕污染了你周身不凡的气度。更不敢问候,唯恐降低了你的身价,你也一样有默契的对我缄口不言,甚者连眼神也没多给。
后来听闻你得新皇青睐,得朝臣敬仰,被御封为摄政王,择日将与安宁王的千金成婚,我读书不多,更不善交际,只晓得说一句恭喜,那么,我们的缘分就算止于此了。

如此,如此便是。
心如死灰,别无他愿。
伍:
人世苍茫,拂尘而去。

后来,他于殿堂之上,听闻京郊的荒山燃了一场大火,火光不灭,像一场盛大瑰丽的盛宴。

他奔走索命狼狈了一生,也算绽放了一次。

再后来,听说堂堂摄政王竟葬于京郊的荒山之上,而陪葬品只有和半本被烧毁了的书信。依稀见得的上面书着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之君不知。”
“我吟诗词诉尽了相思”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