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lair

资深腐女,专业逆cp,贱炸党。

静临脑洞6花吐症梗

花吐症

秋季,于很多人而言也许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季节。这原本象征这丰收的节气,因为万物的凋敝,花草枯黄,多多少少染上了一些悲情的色彩。春困秋乏,若非要在秋的前面加一个形容词,折原临也只能想到悲,没错,悲。

悲秋。

但这并不是因为他折原临也是什么伤春悲秋的文人墨客,无病呻吟的文艺青年,只是因为在这个季节他被告知他的生命即将终结,于三个月之后。

“真是没想到像你这样的恶人居然也会染上[花吐症]这么浪漫的病毒啊!”折原临也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望着窗外渐渐昏黄的日暮,听着助理小姐在耳边类似于嘲笑的关心。

“是谁呢?能让折原临也这样臭名昭著的大恶人思念成疾的人?”

是谁呢?折原临也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明明就爱着全人类啊!怎么会为某一个人相思成疾呢?

“不会是平和岛先生吧!”正在思考中的折原临也耳边突然传来这样的话。他的心脏骤然紧缩了一秒,像是被什么击中并穿透,日暮渐深沉,他的世界却突然明朗起来。

他开始剧烈的笑,伴随而来的还有反胃感,这让他止不住的一阵咳嗽“咳咳……真是…大胆的猜测啊……咳……咳……”他用手捂住嘴唇,可还是止不住的咳嗽,红色的花瓣从指缝间掉落,艳丽的,像血,像他血红色的眼睛“怎么可能……讨厌那个怪物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喜欢!”

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喜欢,喜欢平和岛静雄。

从患病确诊到现在只有短短两个星期,于折原临也而言,一个世纪,一生仿佛都没有那么漫长,身体的疲惫,剧烈的反胃感,还有万物凋敝的景色和那不能宣之于口的感情,无一不使他消瘦,他感觉到天的寒冷,风的萧瑟,带着口罩走在往日熟悉的街道,却无论如何也蹦跳不起来了,他最爱的人类好像也没有力气去观察了。他看着远处背依靠在自动贩卖机旁的金灿灿的脑袋,看着他无所事事的样子,他那与生俱来的恶意又开始叫嚣着,又开始汹涌澎湃。

“凭什么,凭什么我这么难过,你却那么悠然自得。”

他转过身去,与池袋最强背道而驰,他必须先行一步,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会有自动贩卖机飞驰而过,这残破的身体必须在思考之前做出反应才行。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平和岛静雄暴怒的声音“死跳蚤,怎么是你,你tm又要搞什么坏事?”

“小静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呢?不过我现在没有力气去搞坏事了啊!小静应该听说了吧!我得了绝症的事啊!真遗憾呢?要在小静之前先死了。明明还想先搞死小静的啊!不过好像完不成这个愿望了呢?咳咳……”折原临也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吐出的鲜艳的花瓣,好像连带这他的内脏都要牵扯出来。

“不过呀,咳咳……咳……我要是……死了……小静也脱不了干系……因为我是因为你才死的……”

因为我喜欢死你了,所以才会的这种病吧!

“死跳蚤,你在说什么鬼话呢!”

“小静果然是单细胞生物。”

暴怒的平和岛君一如既往的捏碎了手中易拉罐,举起了身旁的自动贩卖机,却满眼寻不到那个讨厌的黑色身影,他突然觉得这愤怒无处可泄,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些闲言和碎语,听起来像都市传说,又像是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

鲜红的颜色在这个萧瑟的季节里显得分外的扎眼,却又与这满目的金黄显得无比般配。

“看,那个人的脚下,一路的花瓣欸!”

“好香啊?是玫瑰吗?”

“不知道,可是看他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他没事吧?”

“别管了,赶紧走吧!别再有什么奇怪的传染病!”

人和猫一样,有着本能一般的好奇心,尽管平和岛静雄举着自动贩卖机的样子有些许滑稽,可他还是凭着直觉向聚堆的人群中走过去,就像是有着什么奇怪的引力一般,他加快脚步,他心跳加速。

在弥漫着玫瑰花的香味中他似乎闻到了一丝熟悉的臭味。

于是他看到弓着背的情报贩子,本该砸向他的贩卖机却偏离了往常的轨道,吓得围观的群众如鸟兽散。

他蹲下去抚着折原临也的背,想减轻他的痛苦,可刀锋却丝毫没留情面的向他刺来,他一手攥紧了刀锋,将它折到弯曲,一只手掰过折原临也使他们面对面,情报贩子此时早已松开攥着小刀得手,紧紧的抓着平和岛的领子,一只手捂着嘴唇剧烈的咳嗽,指尖的花瓣不断的溢出,那鲜艳的颜色灼伤人眼,让平和岛居然一时间不知所措。

“如果我死了一定……一定……咳咳……不会放过小静。”逞强说出这样的话,却晕倒在死敌的怀中。

tbc

应该还有后续
灵感源于《如果有一天世界会毁灭》
如果有一天世界会毁灭
再也不用为你担心每天每夜
我会打个电话把你一顿痛骂
告诉你我不爽然后再讲些脏话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