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lair

资深腐女,专业逆cp,贱炸党。

静临脑洞3

大写的OOC
两人不是犬猿之仲,只是关系不好(伪)的设定
这天被命名为新宿罪恶的情报贩子结束了一天的坑蒙拐骗,挑拨离间,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小破公寓。打开公寓的大门,却发现多了一份没有署名也没有寄件地址的快件。拆开箱子里面竟然是满满一箱子的情报贩子的照片,他在公共场所和人交谈的,他在公园长椅上小憩的,他在咖啡馆对着电脑打字的,他在公寓沙发上下棋的,他在办公桌前思索的,甚至还有他在床上,就是面前这张床上睡得安稳的。一张比一张私密,一张比一张令人毛骨悚然,附带的还有一封意义不明的信,寥寥数字展现了此人堪比文盲般的文学素养“吃了你”。
呵呵,敢不敢更俗气一点啊。

“不小心被变态跟踪狂跟踪了吗?呵,有趣。”他回过头对着桌角的方向粲然一笑“那么就做个游戏吧,看是我先找到你还是你先杀了我,跟踪狂先生。”

坐在电脑前的平和岛静雄看着突然变得漆黑一片的屏幕,暴躁的捏碎了手中的易拉罐,啤酒顿时撒了一地,他焦躁的低下头胡乱的蹂躏起自己的头发。
其实平和岛静雄一直有一个秘密,他喜欢和他同为男性的折原临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高中那会吧!大概就是电视剧里最恶俗的那种一见钟情了,从看到这个男孩的第一眼起就被这个黑发男孩亲切的笑容打败,尽管后来知道男孩性格恶劣还喜欢恶作剧,可又能怎么办,第一映像太过美好,以至于往后种种皆是铺陈修饰,美好前缀。
但可笑的是对于单细胞的暴力分子并不知该如何表达他的爱意,于他而言,喜欢的表现大概就和幼儿园喜欢揪女孩小辫子的男孩一样,喜欢他就要欺负他,于是平和岛总是做些让折原临也讨厌的事,比如和他吵架,扰乱他的计划,总是和他站相反的立场,甚至连厌恶的表情都到位的不得了,明明心里喜欢的要死明面上却丝毫不肯表露。但这一切并非无用功,因为他果然引起了折原临也得注意,但事情却永远不会朝着他乐意的方向发展。
这傲娇的演绎真是糟糕透了。
“最讨厌小静了”
惹来的是折原君的一天比一天更多的讨厌,眼看着关系一天一天恶化下去,平和岛静雄却无能为力。
毕业后,他们有了各自的道路,很少再有交集,笨拙如平和岛,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争取,但强悍的他心里一直有一块柔软,被命名为折原临也。

窄小的公寓里充斥着靡乱的气息,一名壮硕的男子着望着电脑荧幕上漏出坏笑的黑发赤眸的清秀男子嘴角不禁咧开放肆邪佞笑容,他虔诚的吻上屏幕中男子的唇,加快了手底动作的速度。
他本是男子忠诚的信徒,将它奉若神明,当年就是由于男子的推波助澜加快了他赌鬼父亲的入狱,从那一刻起他就发誓信奉与他,忠诚于他,可不止从何时起她的信仰变了味,他开始疯狂的迷恋他,恋慕他,想将它拖下神坛,像拽他堕入地狱,想和他make love,想将他无期限的囚禁,想到疯狂,想到魔怔。
“我的神明,我请求你不要再爱那些愚昧的人类了,爱我一个人就够了。”名为河上的男子迷恋的隔着电脑的荧幕抚上情报贩子的脸颊“也许我们就快见面了!”

“阿临哥这是什么?”百年未来拜访过的折原双子,今天是特意来看他笑话的吗?
“听说阿临哥被变态跟踪狂跟踪了!什么样的变态会跟踪变态的阿临哥,一定是超级大变态”
“超级……”
“咦,这么多阿临哥的照片角度很刁钻啊!”
“还有张小纸片呢?“吃了你”好重口啊,杀了阿临哥然后食尸吗?好变态,嗯~不,过吃好像还有另一种色色的意思呢?”

“明明是个普通的it男为什么会欠下这么多高利贷?”跟在田中汤姆身后的静雄如是问。
“据说是他的父亲赌博欠下的,但父亲在三年前就进了监狱,所以就继承到了他这里”
“河上先生在家吗?”礼貌性的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但这种废旧的老公寓隔音效果并不好,门外的二人组清晰的听见里面窸窸窣窣的动作,粗重的喘息。
破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高大健壮的男子坐在矮小的板凳上,用右手干着单身宅男一个人时热爱的猥琐的运动,将眼睛移动到他目光紧盯的屏幕上,竟是情报贩子一人在吃火锅的画面,火锅里腾腾的热气蒸的他满脸通红,嘴唇也鲜艳的发亮,平和岛静雄不明白为什么他能把一个火锅吃的这么色气,他浑身发热,并且热气直朝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汇聚,而面对着意淫折原临也的男子,平和岛简直怒不可遏,这感觉堪比“抢了他老婆”,正所谓杀父之仇躲妻只恨不共戴天,一拳揍飞了当事人,而他的小破公寓也作为抵债而被征用。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