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lair

资深腐女,专业逆cp,贱炸党。

静临脑洞3

大写的OOC
两人不是犬猿之仲,只是关系不好(伪)的设定
这天被命名为新宿罪恶的情报贩子结束了一天的坑蒙拐骗,挑拨离间,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小破公寓。打开公寓的大门,却发现多了一份没有署名也没有寄件地址的快件。拆开箱子里面竟然是满满一箱子的情报贩子的照片,他在公共场所和人交谈的,他在公园长椅上小憩的,他在咖啡馆对着电脑打字的,他在公寓沙发上下棋的,他在办公桌前思索的,甚至还有他在床上,就是面前这张床上睡得安稳的。一张比一张私密,一张比一张令人毛骨悚然,附带的还有一封意义不明的信,寥寥数字展现了此人堪比文盲般的文学素养“吃了你”。
呵呵,敢不敢更俗气一点啊。

“不小心被变态跟踪狂跟踪了吗?呵,有趣。”他回过头对着桌角的方向粲然一笑“那么就做个游戏吧,看是我先找到你还是你先杀了我,跟踪狂先生。”

坐在电脑前的平和岛静雄看着突然变得漆黑一片的屏幕,暴躁的捏碎了手中的易拉罐,啤酒顿时撒了一地,他焦躁的低下头胡乱的蹂躏起自己的头发。
其实平和岛静雄一直有一个秘密,他喜欢和他同为男性的折原临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高中那会吧!大概就是电视剧里最恶俗的那种一见钟情了,从看到这个男孩的第一眼起就被这个黑发男孩亲切的笑容打败,尽管后来知道男孩性格恶劣还喜欢恶作剧,可又能怎么办,第一映像太过美好,以至于往后种种皆是铺陈修饰,美好前缀。
但可笑的是对于单细胞的暴力分子并不知该如何表达他的爱意,于他而言,喜欢的表现大概就和幼儿园喜欢揪女孩小辫子的男孩一样,喜欢他就要欺负他,于是平和岛总是做些让折原临也讨厌的事,比如和他吵架,扰乱他的计划,总是和他站相反的立场,甚至连厌恶的表情都到位的不得了,明明心里喜欢的要死明面上却丝毫不肯表露。但这一切并非无用功,因为他果然引起了折原临也得注意,但事情却永远不会朝着他乐意的方向发展。
这傲娇的演绎真是糟糕透了。
“最讨厌小静了”
惹来的是折原君的一天比一天更多的讨厌,眼看着关系一天一天恶化下去,平和岛静雄却无能为力。
毕业后,他们有了各自的道路,很少再有交集,笨拙如平和岛,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争取,但强悍的他心里一直有一块柔软,被命名为折原临也。

窄小的公寓里充斥着靡乱的气息,一名壮硕的男子着望着电脑荧幕上漏出坏笑的黑发赤眸的清秀男子嘴角不禁咧开放肆邪佞笑容,他虔诚的吻上屏幕中男子的唇,加快了手底动作的速度。
他本是男子忠诚的信徒,将它奉若神明,当年就是由于男子的推波助澜加快了他赌鬼父亲的入狱,从那一刻起他就发誓信奉与他,忠诚于他,可不止从何时起她的信仰变了味,他开始疯狂的迷恋他,恋慕他,想将它拖下神坛,像拽他堕入地狱,想和他make love,想将他无期限的囚禁,想到疯狂,想到魔怔。
“我的神明,我请求你不要再爱那些愚昧的人类了,爱我一个人就够了。”名为河上的男子迷恋的隔着电脑的荧幕抚上情报贩子的脸颊“也许我们就快见面了!”

“阿临哥这是什么?”百年未来拜访过的折原双子,今天是特意来看他笑话的吗?
“听说阿临哥被变态跟踪狂跟踪了!什么样的变态会跟踪变态的阿临哥,一定是超级大变态”
“超级……”
“咦,这么多阿临哥的照片角度很刁钻啊!”
“还有张小纸片呢?“吃了你”好重口啊,杀了阿临哥然后食尸吗?好变态,嗯~不,过吃好像还有另一种色色的意思呢?”

“明明是个普通的it男为什么会欠下这么多高利贷?”跟在田中汤姆身后的静雄如是问。
“据说是他的父亲赌博欠下的,但父亲在三年前就进了监狱,所以就继承到了他这里”
“河上先生在家吗?”礼貌性的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但这种废旧的老公寓隔音效果并不好,门外的二人组清晰的听见里面窸窸窣窣的动作,粗重的喘息。
破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高大健壮的男子坐在矮小的板凳上,用右手干着单身宅男一个人时热爱的猥琐的运动,将眼睛移动到他目光紧盯的屏幕上,竟是情报贩子一人在吃火锅的画面,火锅里腾腾的热气蒸的他满脸通红,嘴唇也鲜艳的发亮,平和岛静雄不明白为什么他能把一个火锅吃的这么色气,他浑身发热,并且热气直朝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汇聚,而面对着意淫折原临也的男子,平和岛简直怒不可遏,这感觉堪比“抢了他老婆”,正所谓杀父之仇躲妻只恨不共戴天,一拳揍飞了当事人,而他的小破公寓也作为抵债而被征用。

静临脑洞2 ooc预警

接上一个
“听说了吗?那个池袋最强和情报贩子最近在交往”
“真的吗?不敢相信!”
“真的是真的啦!据说有人亲眼看见他们在街角接吻?”
“接吻?法式舌吻吗?”
“不知道诶!但是据不知名的目击证人透露吻了足足有十多分钟,最后放开的时候那个情报屋的腿都软了!”
“劲爆!不愧是池袋最强”

据说上回池袋最强与新宿罪恶互相告白,双双出柜后,便开启了疯狂的虐狗模式,再也不见四处横尸的破碎自动贩卖机和不按交通规则、到处乱飞的路标,只有穿着毛边外套的一只跳蚤围绕着穿着酒保服的草履虫蹦蹦跳跳
“最喜欢,最喜欢小静了”
“话说小静为什么要染金发呢!不过金发的小静依然帅气呢!”
“小静身材这么好穿上西服一定会帅爆了”
……
这边的一只黑跳蚤滔滔不绝,全然不过那边脸已经红透了的某草履虫
“快闭嘴,死跳蚤!”
“好的,话说小静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我怎么知道”传闻中的暴力分子极力忍耐住抄起自动贩卖的冲动,在爆发的前一秒,眼睁睁的看着欠揍的情报屋跑远。
然而这不是甜文,事情远没有结束,事情始于街头上的传言,一些流言蜚语,不着边际,却最为致命。
“听说了吗?前两天还和情报屋甜甜蜜蜜的池袋最强出轨了!”
“诶?”
“是真的!据说出轨对象是一位金发碧眼身材超好的女子”
“好像说还带着孩子呢,一家三口,甜甜蜜蜜的!”
“不会吧!池袋最强居然是这种渣男设定吗?”
“孩子都有了,那第三者不该是情报屋那位吗?”
答案显而易见,更何况其他另一位主角之一是消息灵通的情报屋,尽管她知道小孩,女人,和小静并不是那种关系,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恶趣味,对,没错,他把这种情绪称之为趣味,爱好。
没错,他就是爱人类啊!
然后他又开始了他的计划,他要把她从他的身边剔除,他要把他变成怪物,哪怕这个计划会要了他的命,他在各是的人中挑唆,他在各种势力中周旋,他在使混乱加剧,他加快了战争的来临。
没错他在之前“使怪物爱上自己”的计划中赔了进去,而他的犬猿之之仲也第一次如他的计划般,喜欢上了自己,上次勉强算个平局,但这次他要赢,他要证明他是对的。
平和岛静雄如他所言是个怪物。
就算他喜欢上了这个怪物,但喜欢离爱还差一点点,他更爱人类。所以他绝不承认他的计划里有一丝原因是因为那些不顺耳的流言,不承认那个怪物对那女孩的在乎。
如计划一般他差点赔了命,被自动贩卖机砸中的那一刻,他知道他输了。
因为平和岛就是这种人啊,是那就算背叛了世界的大魔王是喜欢的人,但是为了世界的和平,也要手刃大魔王的正义之人。
所以仰视着朝他走来的池袋最强,他绝不承认心里这酸涩的感觉是名为嫉妒的情愫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做到这种地步?”
面对这样的质问,折原临也无话可说。
“小静难道不知道吗?因为你是怪物啊,人类怎么可以和怪物共存呢!所以我一定要,一定要除掉你”
俯视着残破狼狈的折原临也,池袋最强脑里闪过的是那些为数不多的平静相处的日子,臭气熏天的死跳蚤每天围绕在自己身边说些听得懂的听不懂的话,他用尽一生的幽默细胞,却组织出了一句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这一切任性的举动是在吃醋吗?临也君”
情报贩子一生中可能都没有这么错愕的表情,毕竟大多数的结局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尽管是最坏的结局他都有推算,有预料。
唯独今天这种是不是有些无厘头,但不得不说这种无厘头直击真相。怪物的直觉果然可怕,他嗤笑了一声。
“小静果然是喜欢我吗?还在为我做最后的辩护,好为你的仁慈找个最好的借口,别犹豫了,杀了我!”
杀了我,我就赢了。
名为平和岛静雄的男子一向是个暴力分子,他不受控制的情绪显然已经频临爆发的边缘,只见他屈膝蹲了下去,怒不可遏的揪着情报屋的领子,把他提到和自己一般的高度,“你tm的别想如愿”,然后就扣着情报屋的头,法式热吻。
怎么回事,今天的小静似乎机智过头了。这是情报贩子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
而围观群众表示,别吻了,赶紧送去抢救吧!好嘛!

静临脑洞

记录一个脑洞
临也像往常一样在自己个的公寓里网上冲浪,这时助理失雾小姐走过来,不小心看到静临,同人文,r18等字样,于是就调侃道“没想到臭名昭著的情报贩子还看这种小女生爱看的东西,而且还是关于自己和自己的犬猿之仲的”
于是临也就笑着说“因为是人类所以人类的一切都要了解,人类真是有趣呢”
其实这时他的脑内就产生了这种想法,如果怪物小静爱上了最讨厌的自己,会怎么样呢,好像很有趣,是不是到时候也可以利用一下呢,但是他也知道静雄总是意外,总也不会按照他的计划刑事,但是他还是开始了他的计划,引导静雄爱上他,先是给他灌输男男可以在一起的思想,静雄在收债的时候总能遇上男男情侣,你侬我侬,再扩散情报情报贩子和男性友人出双入对,亲密无间,再散布谣言情报贩子喜欢池袋最强,一见钟情,一见误终生那种,最后经常出没在池袋最强身边说些引人误会的话,做些引人误会的动做,暧昧的触碰,还有假装害羞的演技之类的。
然后静雄听到这些谣言一开始很烦躁,一定是临也搞得鬼,他一定要宰了他,而当临也出现在他面前,说那些让人误会的话他反而脸红心跳,艹,这小子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吧,那之前的那些对立,陷害算什么,果然还是在捉弄我吧,但是还是停不下来幻想,满脑子都是情报贩子,他的脸,他的唇,他白皙的皮肤。可是这时又开始流传,情报贩子和男性友人出双入队,亲密无间的传闻,于是池袋最强怒不可遏,这小子不是喜欢我吗?就这么耐不住寂寞,气的不行,就去找情报贩子出气,果然发现情报贩子和男性友人,说说笑笑谈笑风声,对其男性友人劝告了一番,让其离情报贩子远点,这个人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又和临也打了一架,打架的时候临也一直在挑逗静雄,说些让他脸红心跳的话!静雄又气又怒看着死跳蚤蹦蹦跳跳的走远了,心里反而空的不行,回家反复的思考,烦躁,生气,心里还酸涩的很,反复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于是就去咨询知心大哥汤姆先森,最后得出结论,你这感觉和怀春的少女差不多,说不定是恋爱了,哪家的姑娘啊?然后静雄的脸就红的冒烟了,想通之后,静雄也不扭捏,毕竟是个行动派,就跑去找情报贩子告白了,说只要临也答应他不在作恶,就算他浑身臭的要死,他也不会嫌弃他,会好好和他在一起。
然后情报贩子就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什么呀?小静这是在告白吗?哈哈,太好笑了”然后一脸严肃的说“果然是当真了吗?怪物也配拥有爱情吗?哈哈太好笑了,如果静静喜欢上我的话说不定这一点也可以用来利用呢”然后池袋最强被戏弄了就很生气,拔起路标就扔过去,情报贩子一路跑一路躲,可抵不过静雄的穷追不舍,最后退无可退,池袋最强一只手抓着情报贩子的手抵在墙上,另一只手抓过刺过来的小刀,折到临也的身后怒气冲冲的看着他,新宿罪恶看着近在咫尺的池袋最强的脸,看着怒气冲冲的脸,恶作剧般的,对着他的唇就吻了下去,蜻蜓点水般,“怎么办这次好像玩大了,不小心把自己也赔进去了呢!”静雄惊愕的看着面色潮红的情报贩子,仿佛本能般,吻上他的唇,无师自通般的深吻。
第二天的池袋头条便是皆大欢喜,新宿罪恶与池袋最强喜结连理,街角深吻,高调虐狗,这背后的故事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世道变了,人心不古

Ash这个名字也许就预兆着某种结局。

分享King Gnu的单曲《Prayer X (TV动画《战栗杀机》片尾曲 / TVアニメ「BANANA FISH」EDテーマ)》: http://music.163.com/song/1299557936/?userid=392184306 (来自@网易云音乐)

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后悔,但至少现在我心里迈不过这个坎,生不由己,不如不生。我这一路走来,每一个选择都在后悔,可是后悔又能如何,我不还是按照我选择的方式活着?尽管它不积极努力,不奋发向上,慵懒,散漫,颓废,一事无成,别人眼里的不如意,其实我反而乐得其所。别人就算有权质疑,我也有权无视。

求文啊!刚刚看了个罗浮生x杨修贤的文章整理,里面的好几篇文都得别好看,看了一半和朋友吃鸡去了,结果回头就找不到了!求各位大神指个路!球球了ball ball!

脑洞源自《越人歌》

第一次发文,不咋会用
昨天听了一首越人歌,歌词很悲,于是脑补了这个。
文笔不好见谅啊!
灵感源于越人歌
壹:
你是这般矜贵之身,我却如蝼蚁碌其生。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与你有过交集,你是何等金贵的身份,御边大将军之子,惊才风逸,宛如仙落凡尘。  而我却是尘世中一枚早已腐坏的蛆虫,丑陋不堪。我嗜血,我鄙陋,以他人的性命为营生。我自认为世事无所谓好坏,皆不过是为了生存。
  他生,我死,他死,我生,如此而已。
  直至遇见了你,你在高头大马之上,率千军而来,金铠银甲,朗眉星目,何其俊美。一眼而已,夜夜入梦。
   可能是我执念太深,让两个世界的人有了交集。那日我刚索了人命,索的命无非是世家旺族,权利相争,明里笑面相迎,暗里血腥交易。我乔了装,却人掩饰不了一身的血腥味儿和满目的风尘。反过来灭我口的人穷追不舍,我体力不支,在你眼前摔下,你未曾嫌我。
凤眼眯成了一条线,嘴角的弧度像是浅笑着的样子,对我伸出手。抬首间,万道霞光从你身后披下,那汹涌而来的势态,让我以为已置身黄泉。
  不过无所谓,有你,足矣。
贰:
  陋室为家囊萤为作蜡我亦无悔。
  再次见你,你却是落魄之之姿。你乃御边将军之子,世代忠良,万人敬仰,却被奸人佞臣所害,皇帝无德昏庸,宁把忠臣当奸邪,逼你于高墙之上坠落,再入狱受刑,将你贬为庶民,可你早已亲人皆无,浑身是伤,无依无靠。
  于是我帮了你,把你带到我荒山上的小木屋。
  与你相处的时光就像偷来的一样,比起索人性命,更加让我提心吊胆。
  你抚琴作画,我或砚墨或煮饭或索命赚钱。
  我每次浴血而归,你不问,从来不问。
  你教我识字,我却未敢告诉你,我也曾识字,依稀记得儿时家境也富裕。
  你总是在笑,礼貌的,放肆的,莫测的,却从不谈及展笑的缘由。
  你也会沉思,有时秉烛书信,却每每都等我睡下。
  你与我谈天,却从不说起关于你的。
  我也一样。
   你是不屑,而我却是不敢。
叁:
   酒醉梦醒即梦碎,放你去追荣华富贵。
   连绵不绝的梅雨终于歇了,往日雾霭一样的天空也清明了。
  那日天朗气清,万里乌云。
  京城动乱,先皇驾崩,新帝尚年幼,未能掌权,奸臣当道。
  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华服显贵皆来拜访。
  如此我便知道,相聚已无多日。
  而这短暂的相逢即是我今生唯一的诉求。
  你走的那日,一如往昔,细雨连绵,潮湿的空气遮挡了眼角的雾气。
  你说“保重,后会无期。”
  我未言语,只是叹息,咽在喉咙里的话,只剩一句“多谢”。
  谢谢你出现在我暗无天日的短暂生命,我知道你是那欲过火的凤凰,带着耀眼的光和火,我明明是凡人,却妄图染指你的光热。
真是该死。
其实你早已料到结局,却未曾有一句叹息。
我早该知道,我于你,不及一粒尘土。
肆:
生命如烟花短暂如昙花,幸与你共度年华。
报应来了,我的任务是刺杀你。
你生,我死,你死,我生。
我当然是选择了前者,我的命根本不值分文。
剜心之刀刺入胸口时被硬生生转了个圈。 有人要救我,我知道不可能是你,但我希望是你。
可我于你,不及一粒尘埃,遇见了就遇见了,别了就忘了,没什么重量。如过客般,生死喜悲,与你无关,不痛不痒。
是他,是师父,救过我命,又教我夺命,对我有恩情,却又教我忘情。
可是如何,还不是敌不过这个情字,为了我这个学艺不精的徒弟,违背命令,以命换命,可有又如何? 我这般残缺的身体,撑得了多久。
我这一生,虽靠夺人性命为生,但生活所迫,我并不认为有何不妥。我这一生,无亲无故,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唯独欠了一人,师恩如父,来生甘为牛马,定不负恩情。
那是我最后一次入京,你携家佳人信步,还是那个朗眉星目,俊逸翩然的青年,我则粗布烂衣,不堪入目。
我不敢靠你太近,生怕污染了你周身不凡的气度。更不敢问候,唯恐降低了你的身价,你也一样有默契的对我缄口不言,甚者连眼神也没多给。
后来听闻你得新皇青睐,得朝臣敬仰,被御封为摄政王,择日将与安宁王的千金成婚,我读书不多,更不善交际,只晓得说一句恭喜,那么,我们的缘分就算止于此了。

如此,如此便是。
心如死灰,别无他愿。
伍:
人世苍茫,拂尘而去。

后来,他于殿堂之上,听闻京郊的荒山燃了一场大火,火光不灭,像一场盛大瑰丽的盛宴。

他奔走索命狼狈了一生,也算绽放了一次。

再后来,听说堂堂摄政王竟葬于京郊的荒山之上,而陪葬品只有和半本被烧毁了的书信。依稀见得的上面书着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之君不知。”
“我吟诗词诉尽了相思”